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  
袁柱石:莫把傅山当“盾牌”
2020-10-09 08:04:38  来源:今日北京网  作者:袁柱石  分享:

傅山,初名鼎臣,后改名曰山,字清臣,太原阳曲县人,出生于1607年8月11日,卒于1684年8月2日,其人出生官宦书香之家,曾祖傅朝宣为宁化府仪宾、康务郎,祖父傅霜累官山东参议、辽海兵备,其父傅子漠终生不仕,精研治学,其人是在如此家境中成长,况傅山博闻强记。书读几篇能诵,二十岁即受山西提学袁继贤的青睐。摘自《傅山简介》。
 
他是生活在明亡清初大动荡年代,清军的镇压屠杀掠夺。人民的反抗斗争,是在大矛盾,在血和泪的大痛苦年代中度过的。明亡后,傅山深感亡国之痛,遂号朱衣道人,朱衣者,朱姓之衣,乐意只穿朱明朝之服,思念朱皇帝。为抗清复明奔走呼号,为此,被人供出,他被捕入狱。一年之后,清廷得不出傅山口供遂以“傅山的确诬报”将他释放。
 
康熙十七年,清政府为笼络人的心,泯灭反清意识,给事李宗孔推荐傅山出仕,强抬至京,他推病不任,卧床不起,皇帝拿他也无办法。封他内阁中书,他也不叩头谢恩。
 
傅山出家为道,云游四海,养成放荡豪爽,行侠仗义,且不与当政者为谋参政。其书法草书四条屏,和楷书“贤文”很是震憾,无一丑俗之气,章法紧凑,骨法用笔,行气通达,笔法飘逸,大小参差,随意挥洒,一任自然,重如崩云,轻若游丝,连绵流畅,其楷书初学赵孟頫、董其昌,极可乱真。最崇颜鲁公,遵颜真卿为国忠正,大气凛然。以颜字为本兼有隶书之意,无丝豪丑陋之态。
 
傅山在其《训子贴》中提出“四宁四毋”的观点,即“宁丑毋媚,宁拙毋巧,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的语言,这“四宁四毋”造成后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大写丑书的恶风,以致于后人来把他视为丑书鼻祖。他即然提出如此口号,我观他的书法无有任何“宁丑”之笔,即然如此,他为何还提出如此之言论呢?我认为他把书法当作为人,教育他的后代,要正真为人。忠贞气节,雅正弘大。他的“四宁四毋”举个例子来说:“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其意是并不是想死,而是铁骨铮铮,刚正不阿的誓言和决心。是针对当时的国家动乱,政治昏暗,宦官富豪和有些人奉迎谄媚,溜须拍马,奴颜婢膝。在艺术上矫揉造作,表面妍美,华而不实,描眉弄目,轻佻浮滑,搔首弄姿,一味呆滞的反对和激愤。从他的书法上来看,正是照着正人君子之路走下去的,根本无有歪、丑、扭、脏乱的作品问世。他早年学赵孟頫,因赵孟頫变节他就说赵字媚俗无骨,后来到晚年他重审赵字说“笔法全被赵厮偷去”,试看他的《秉烛》诗:“秉烛起长叹,奇人想断肠。赵厮真足异。管卑异非常,醉起酒犹酒,老来狂更狂,斫轮一笔,何处发文章。”把赵说成“奇异天才”。
 
近代史上还有一个崇丑传家叫刘熙载,晚清文学家,字伯简,江苏兴化人,道光进士,是十九世纪的一位理论家,语言学家。他出生在一个世以耕读传家的清寒知识分子家庭。他在作《艺概》“1978年上海古藉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刘熙载中”提出“怪石,以丑为美,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的理论。作者之“艺概、自谓谈艺、好言其概”得其大意,既大概之意,他认为“怪石”以丑为美,读者须知这是指石头,或广意为人,比如戏剧中丑角,“唐成审诰命”,刚正不阿,不谓权势,为民作主,深受观众喜爱,再此丑而不丑,“十五贯”中娄阿鼠小丑夜入民宅,杀人偷盗,丑恶无比。据此,并不能说什么丑都是美的。更不是指书法;古人赏石、玩石,认为石有坚韧、剔透、奇逸、补拙、千奇百怪、出自天然、妙趣横生,千古不变。是经过亿万年的风吹日蝕自然变化而来并非人工雕琢而出。这就产生了纯真自然美,视觉会意美。古人拜石不外乎以上几种观念。而书法就不一样了,书法是先有文字发明创造,而非天然造就,是根据造字六法而成,而且非常有固定性,既有笔划的多少,位置不可随意挪动和增减,又有笔法、墨法、章法、楷法、草法等等许多法度,中规中矩包括铃印都有传承法度,惟独无有自然形成法。一个是天然形成,随形会意,一个是有法可依,法度森严,在其形成规律上就大相径庭。
 
所以说书法的形成不能与奇石相比,最多也只能有某些近意罢了。
 
纵观两位先贤的“四宁四毋”和“丑石”的最终之意,并不是让你无贴、无碑、无文、无法度,愉丑愉好。
 
而是让你在大量读书识美,临贴、积累丰富地书法知识,再加上自我一些面目而最终有“我”,而不是让你不读书,不临贴,以丑为美,稍有点书法底子,为了显摆,出风头,搞所谓创造发明,写出来的字不是中规中矩,而是非驴非马,用四不象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还大肆张扬个性,风格。须知“我、个性、风格”这几个字词如同白开水,加什么色添什么味,开水就会变成什么颜色和味道了,“我”接受什么样的教育,就会出来什么样的人才,开水里加糖,即甘甜可口,加了砒霜,可要毒死人的,所以说不要一说这字有“风格有味道,有个性。就视为好书法”,品赏书画,最主要的是先看他有多少文化,有多少传统?进去多少?跳出多少?不进去不行,跳出多而乱也不行。
 
当下有些人能写好不写好,写不好的充写好,一时之间以丑为美,大显自我“风格”和“味道”丑书之风,甚器尘上,丑字普天盖地,什么大展,大赛,千人一面,以变形,变体、分割,折卸,拼奏,七扭八斜,乌黑乱划,什么“射书”吼书,闭目书,朝天书,左右开弓,双笔反写,水上漂书,鼻书、脚书、舌书,头发书、象形书、万米长卷、华夏第一龙,奇丑无比,不堪入目,千奇百怪,不胜枚举。毁灭传统,亵读书法,要不怎么会造成2003年11月30日在义乌市拍卖一批第二届全国楹联书法展获奖,参展作品起拍价20元-300元/件,还有人花了1800元买53件,还有参赛未裱的作品只卖了3元钱一件的后果,书法垃圾,悲惨至极。
 
说了丑字,再聊几句丑画,提出“丑”字和“丑石”的鼻祖我认为是傅山和刘熙载了,那丑画的祖宗是谁呢?大概就是“八大山人”了。“八大山人”摘自《傅山简介》,是朱耷之号,他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宁王朱权的第九世孙,是一个和尚画家,其诗书画都达到了禅意深幽的境地,才华卓绝,行为诡异,乃明朝宗室遗民。
 
明朝灭亡时他才十九岁,对祖宗建朝立国的灭亡,他非常痛心疾首,内心极度忧郁悲愤,他装聋作哑,隐姓埋名潜居山野,时时想复国复仇,他看到清朝的统治越来巩固,无回天之力,就以绘画花鸟鱼虫穷山枯木来讽刺,挖苦唾弃当时清朝政府,以及投降派摇尾乞怜和对投降人物的鄙视,表达内心对清政府的不满,所以他在很多花鸟鱼虫画中常以多怒目反白眼,枯树残枝喻以清朝命运不久,来喧泄自己内心愤恨。就和他从弟朱道明把朱字分开,弟号为牛石慧,己号为八大山人,合为朱字,暗含朱家江山分崩和重聚,弟兄俩常想着朱家江山重掌天下。不但如此,他在自己的作品上落款“八大山人”四字造形上也费尽心机,看起来似哭似笑。
 
他还有以“三月十九”摘自《八大山人简介》四字组成落款,因甲申三月十九日是明朝灭忘的日子,以此来对明朝灭亡的怀念,为什么朱耷的画,鸟儿个个白眼怒目或缩头无奈。山水画乱石枯木枝叶凋零,他画鱼四尺整纸一大两小,不过十几笔,但瞪着大白眼是不会少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是旧山河”读者大概知道了八大山人的历史背景,他画那样的画就不难理解了。
 
自朱耷以后,历史上凡一些怀才不遇,有志无时,壮志难酬的文人大都会向朱耷那样。用隐喻的画法来暗示己心。例如杨州八怪,这群知识分子,他们对官场的政治腐朽,富商巧取豪夺,对生活贫富差别,结合己遇,对社会强烈不满,对苦难的遭遇,所发出的愤怒,声讨,大多数他们都会用手中的画笔来渲泻自己的情怀,也会画出向八大山人那样怪异作品。
 
除了“八大山人”那样的画影响后人以外,还有一位大人物也影响颇深,那就是大名鼎鼎的东坡先生了。这位先生看到鄢陵县王主簿画的折枝花鸟画,形神兼备,呼之欲出时。曾题诗二首,现引第一诗前四句为例,即“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赋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摘自苏轼《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技二首》,此四句诗最容易让人误解,其实苏轼并不是只要神似,是说衡量画的好坏不要向儿童那样只看形似,不看神似。那是幼稚的见解,只是强调神似,并不是不要形似。
 
可惜现今有许多人对此不解。认为苏东坡就说过“不要形似了”,我也可以不画准,不画像,甚至线条,力度,章法都不要了。我认为此种认识还是大错特错,南北朝时南齐谢赫就提出绘画“六法论”难道苏轼连这也不懂吗?
 
这六法是:“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摹写”摘自谢赫《品画》六个方面,其第三就是“应物象形”苏轼怎么会不要形似呢?再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然纵观我们现今的时代,国泰民安,政治清明,科学发达,生活富裕,我国仅用几十年的短暂时间就赶超了西方列强几百年的发展史,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我们当代书画家不去很好描绘讴歌,而去写什么恶扎丑书,流行书,画一些不随时代的所谓自我得意的丑怪作品,自诩清高,不管什么场合和内容,书写不是唐诗那几首“白日依山尽”就是“床前明月光”,画画不是一叶残荷就是三根枯草,或者画上一枝开败牡丹,浑然一团,枝叶雍肿,色泽暗淡,秃笔干刷或画美女如吊死鬼一般,章法不是满篇堵塞,就是一枝半叶。实在脱离社会和时代,还美其名曰这是我的“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或曰苏东坡就说:“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拿古人当挡箭牌,真是断章取义,荒谬之极。
 
清初四僧之一的石涛说过,“笔墨当随时代”,摘自清初《石涛题画》。齐白石先生也说:“画在似与非似之间,不象则欺世,太像则媚俗”,摘自齐白石《胡佩衡等人论画》。请问?这两位先贤的话你们怎么不听?非要去搞那些丑怪恶俗的东西呢?
 
摘自毛主席在1942年5月20日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指出“文艺为什么人问题,即一个为群众的问题和如何为群众问题,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为工农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他还指出“文艺工作者立场问题,态度问题,工作问题和学习问题。”还有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座谈会上提出,“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弘扬中华美学精神”。他还指出“有的是非不分,善恶不变,以丑为美,过渡渲染社会阴暗面,有的搜奇猎艳,一味媚俗,低级趣味,把作品当作追逐利益的‘摇钱树’当作感官刺激的“摇头丸”有的胡乱编写,粗制滥造,牵强附会,制造了一些文化垃圾。”
 
毛主席和习总书记的这些指示,我认为正是我们文艺工作者应该遵循践行的。
 
尊敬的当代书画家们,请你们拿起自己手中的利器“毛笔”,学习传统发扬传统,巩固传统,弘扬和传承中华美学精神,让那些打着傅山“四宁四毋”和“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的盾牌,实则是恶扎丑怪之书画收场吧!不要再危害当今社会和我们的下一代了。
 
2019年10月6日
 
附:本人江湖丑书丑画十四品诗歌在后
 
江湖丑书丑画十四品诗歌
 
袁柱石目睹当前丑书丑画大师满天飞有感赋诗,时余有脚踝骨扭伤卧榻而作。2017年3月16日
 
(一)四个不
 
主席教导他不听,文艺不为工农兵。
 
所画什么人不知,丑怪恶俗分不清。
 
(二)捞稻草
 
高举东坡儿童鄰,傅山四宁稻草神。
 
画无形神书无法,迷了媒体迷众人。
 
(三)一二三
 
一仗权势手中握,二靠名头关系多。
 
三不临贴学画谱,忽悠画盲用操作。
 
(四)皇帝衣
 
假装岸然居大名,书画无法一杆硬。
 
枯老苍拙秀润无,众人心知肚又明。
 
(五)高大长
 
一幅书画万米长,首尾相连一个样。
 
请看二王手书贴,方知傻大迷眼障。
 
(六)王霸居
 
虎王猴王牡丹王,鸡霸狗霸天下扬。
 
挤身名头身旁边,狐假虎威人格丧。
 
(七)大派头
 
假装派头斯文高,装神弄鬼江湖漂。
 
有发削去头锃亮,不男不女羊胡翘。
 
(八)疯狂极
 
有种俗气在内骨,酒肉朋友女人服。
 
烂醉如泥喜表演,糟蹋纸墨胡乱涂。
 
(九)抢台眼
 
此种人儿爱抢眼,手舞足蹈上下窜。
 
有笔不使用嘴吹,双手齐上耍猴玩。
 
(十)泥鳅鱼
 
使尽法术去巴结,开口便是美书协。
 
八面玲珑钻空子,恬不知耻马屁拍。
 
(十一)哗取众
 
右手不写用左手,更有双手抓笔头。
 
请君去看颜柳赵,谁有此法书史留。
 
(十二)只会专
 
我写龙来你画凤,又粗又狂又笔病。
 
高举我专当盾牌,美其名曰有专工。
 
(十三)三个大
 
大师大家大泰斗,书画技艺实无有。
 
写啥象啥鬼画符,张牙舞爪欺童叟。
 
(十四)丑恶美
 
美女画得象鬼形,章法乱涂理不通。
 
歪写丑画迷人眼,臃肿软弱乱麻绳。
 
2017年3月于鄢
 
 
编辑: JF96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版权作品,未经今日北京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2018. 今日北京网 www.jinribeiji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jinribeijing.cn 执行主编:为民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